万搏客户端手机版官网-2月CPI同比涨幅回落至5.2% 原油价格下降致PPI转负

万搏客户端手机版官网-2月CPI同比涨幅回落至5.2% 原油价格下降致PPI转负
受季节和疫情因素影响,2月消费领域价格继续上涨,但涨幅回落。国际原油市场受到较大冲击,价格大幅度下降,PPI再次落入负…

万搏客户端手机版官网-2月CPI同比涨幅回落至5.2% 原油价格下降致PPI转负

受季节和疫情因素影响,2月消费领域价格继续上涨,但涨幅回落。国际原油市场受到较大冲击,价格大幅度下降,PPI再次落入负区间。

国家统计局3月9日发布了2020年2月份全国CPI(居民消费价格指数)和PPI(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)数据。CPI同比上涨5.2%,环比上涨0.8%;PPI同比下降0.4%,环比下降0.5%。

国家统计局城市司司长赵茂宏撰文分析,2月份,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对价格走势形成了较为复杂的冲击,但随着一系列复工复产、保供稳价等政策措施的实施,价格运行总体平稳,呈现出有涨有降的结构性变化态势,CPI继续上涨但涨幅有所回落,其中食品价格上涨较多;PPI稳中略有下降。

CPI涨幅回落

2月份,全国CPI环比上涨0.8%,涨幅比上月回落0.6个百分点;同比上涨5.2%,涨幅回落0.2个百分点。据测算,在2月份5.2%的同比涨幅中,去年价格变动的翘尾影响约为2.9个百分点,今年的新涨价影响约为2.3个百分点。新涨价影响占比较高,达四成多。

1—2月平均,CPI比去年同期上涨5.3%,涨幅比去年同期扩大3.7个百分点。

食品价格上涨较多,2月份食品价格环比上涨4.3%,涨幅比上月回落0.1个百分点,影响CPI上涨约0.98个百分点;同比上涨21.9%,涨幅扩大1.3个百分点,影响CPI上涨约4.45个百分点。

民生银行研究院研究员郭晓蓓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,疫情对2月物价形成正反两方面冲击。正面冲击包括受各地封城封路以及复工延迟的影响,食品供应受到冲击,原本应该在节后回落的食品价格反而出现上涨。疫情推动部分非食品类价格上涨,主要包括生活与家庭服务类商品以及医疗用品与服务类商品。

郭晓蓓分析,负面因素在于疫情导致需求受损,主要包括交通出行、文化娱乐、衣着等。可以看出,疫情对非食品类别的影响形成了正反两方面的冲击,结构明显分化。此外,春节错位因素也抬高了基数,因为去年春节发生在2月,CPI环比大涨1%。

食品中,鲜活食品价格持续处于高位。猪肉价格环比上涨9.3%,涨幅扩大0.8个百分点;鲜菜、鲜果和水产品价格环比分别上涨9.5%、4.8%和3.0%,涨幅分别回落5.8、0.7和1.5个百分点。

赵茂宏表示,食品价格上涨较多的主要原因,从供给方面看,主要是各地不同程度地实施了交通运输管控措施,部分地区物流不畅;人力短缺造成物资配送难度加大,成本有所上升;部分企业和市场延期开工开市,一些产品生产和供给受到影响,难以及时满足市场需要。从需求方面看,受“居家”要求与“避险”心理等因素影响,有的居民出现囤购行为,部分地区出现抢购方便面、肉制品和速冻食品等易储食品现象,甚至波及到其他食品,助推价格上涨。

非生活必需品价格基本稳定,2月份,因疫情防控部分商业和服务网点停止营业,一些非生活必需品的消费需求也受到抑制,供需均有收缩,价格基本稳定,部分项目价格甚至下降。

工业消费品价格环比由上月上涨0.1%转为下降0.4%;同比上涨0.3%,涨幅比上月回落0.6个百分点。其中,能源类价格有所下降,汽油和柴油价格环比分别下降5.7%和6.2%,居民用煤和液化石油气价格环比分别下降1.0%和0.4%;春装上市延缓,服装价格环比下降0.3%。

扣除食品和能源价格的核心CPI环比由上月上涨0.5%转为下降0.1%;同比上涨1.0%,涨幅比上月回落0.5个百分点。

关于未来物价走势,华泰证券首席宏观研究员李超认为,未来两三个月内,CPI同比增速存在继续高于5%的可能性,今年CPI高点可能在年初,随后平缓下行。

生产领域价格稳中略降

2月份,受季节和疫情因素影响,一些工业企业停工停产,需求减弱,全国PPI环比由上月持平转为下降0.5%,同比由上涨0.1%转为下降0.4%。

据测算,在2月份0.4%的同比降幅中,去年价格变动的翘尾影响约为0.1个百分点,新涨价影响约为-0.5个百分点。1―2月平均,PPI比去年同期下降0.2%。

石油相关行业价格大幅度波动。2月份,国际原油市场受到较大冲击,价格大幅度下降,影响国内石油及相关行业价格环比由涨转降。其中,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价格由上月上涨4.3%转为下降11.0%,石油、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业价格由上涨1.8%转为下降4.4%,下游的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、化学纤维制造、橡胶和塑料制品制造等行业价格均出现不同程度下降。

从同比看,上述行业价格也都有所下降,降幅在0.4%—10.7%之间,合计影响PPI下降约0.44个百分点,是PPI同比由涨转降的主要原因。

煤炭、钢材和有色金属价格也稳中有降。2月份,煤炭供需基本平衡,价格环比由上月下降0.6%转为持平;受钢材库存增加影响,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价格环比下降1.4%,降幅比上月扩大0.8个百分点;受国际铜价不断走低影响,铜冶炼价格下降3.6%,拉动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价格由上月上涨0.6%转为下降1.5%。

郭晓蓓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,2月份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出现明显下跌,原油、天然气等主要能源价格受新冠疫情等负面因素影响而持续下跌,主要金属价格跌幅较1月份放缓,CRB工业现货指数明显回落。国内工业品价格也受到疫情的影响,虽然食品工业与医疗用品需求增加,价格上升,但更多工业品受需求冲击出现下降,2月PMI出厂价格指数由上月的49.0%下降至44.3%已预示了这一点。因此导致2月PPI再次落入负区间。

万博新经济研究院副院长刘哲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,PPI再次由正转负,主要受到油价下跌和疫情冲击下生产资料价格下降的影响,考虑到3月初石油价格再次出现大幅下跌,其影响会传导至整个化工产业链,预计3月份PPI将继续回落。